購物車
 

[林南妤專欄] 為什麼我會走向開放式關係呢?

開放式關係-cover

[林南妤專欄] 為什麼我會走向開放式關係呢?

每個實踐開放式關係的人都有不同的理由,容易喜歡上別人、想做很多愛、抗拒嫉妒或佔有這些情緒。在我開始著手寫下這些事情前,稍微翻閱了一下小時候寫的部落格,雖然當時的我不知道我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不過成為一個開放式關係實踐者倒是一點都不意外的事。

 

“寧可大破大立的改變以維持關係的積極狀態,也不想要像他們這樣歹戲拖棚。”

 

#家庭背景

 

從原生家庭跟童年回憶開始交代起好了,畢竟有些人覺得這是各種偏差行為的起因。我父母感情不好,但也不太有熱衝突,不會聊天也沒有其他親密行為,但至今也沒離婚,生病互相照顧這些事還是有的,在我眼裡比較像是共同經營家庭的同事吧。

爸媽從我小學五年級,在我力勸他們離婚後開始分居,從此之後我跟媽媽過著有如兩個單身女子般的生活。雖然說從小就是跟媽媽比較親近,媽媽做什麼事幾乎也都把我帶在身邊,不過兩個人住就是更自由快樂。媽媽下班不用回家煮飯,我們兩個會在外面吃飯逛街,買超級多衣服鞋子回家也不用躲躲藏藏可以大方開箱試穿。

這種育兒方式,好像也不能分類為權威民主放任什麼的,我覺得我媽一直是把我當朋友或樹洞的角色,除了要幫我付錢。因爲這樣的母女關係,我不會覺得是家人或什麼就要負起責任,兩人相處愉快才能維持關係。

父母的婚姻狀態,讓我對關係的想法是,寧可大破大立的改變以維持關係的積極狀態,也不想要像他們這樣歹戲拖棚。

 

#童年回憶

 

我小時候應該算是聰明但又不太乖的小孩吧,有遇到一些不錯的老師鼓勵閱讀,反正該做的事做完就會看各種亂七八糟的書,然後我的興趣莫名的集中於性愛相關書籍,媽媽又都會讓我買我要買的東西,國小時期書櫃就有「查泰來夫人的情人」、「西洋色情文學史」、「所多瑪120天」這種東西。

大概在我國小中高年級時,電腦開始遍及每個家庭。A片、色情漫畫、有奇怪叔叔的聊天室,這些東西都唾手可得。我剛好很幸運,有很多同學朋友可以一起聊這些好像不太應該但是大家都很好奇的事。就這樣跌跌撞撞長到了16歲吧,我覺得差不多到了可以開始做愛的年紀了,於是就跟高中同學開始使用交友網站想認識更多男生。

 

#第一個男朋友

 

猶記得當年是智慧型手機逐漸進入市場之際,比起交友軟體,交友網站還是更盛行的。由於未滿18歲,當時我找到能夠用的唯一一個交友網站是pchome網路交友。忘了第一個男友是第幾個見面約會的對象了,不過我記得他跟我告白時,是在u2親親摸摸,他問我要不要當他的女朋友,我說:「蛤,可是我只是想找砲友耶!」他說:「可是你不是處女嗎?」雖然之後還是以男女朋友的身份開始交往了,不過我確實是因為想做愛才開始找男朋友的。

 

“我也想要有穩定、親密、有安全感的關係,但我的誠實病讓我不太有辦法若無其事地偷吃。”

 

#第一次開放式關係的嘗試

 

在跟第一個男友交往時,就開啟了我第一次開放式關係的試驗。當時是高三畢業的暑假,我和高中同學一起去新加坡玩,不過跟旅伴的旅遊習性不同,我就脫隊然後開了最早期的有定位功能的交友軟體「who’s here」(剛剛查了還在app store,不過只有一顆星評價,而且最新的評價是八年前了)。認識了一個當地的警察,開車帶我吃喝玩樂夜店跑趴,喝到超醉回他家就跟他上床了。

事後覺得痛苦又糾結,我知道出軌不對,不過我跟警察在一起玩得很開心,也沒有不愛男友啊。基於我的快刀斬亂麻又誠實病原則,飛機一降落台灣就跟男友坦承然後說分手,可是一天後我們又覺得我們依然相愛,只是發生了小小的意外呀,然後又復合了。

不過我一直知道想要有更多的性愛體驗跟嘗試,可是還是很愛男友呀,因此過了幾個月跟他提出我想要開放式關係。我猜他基於我年紀小,又是第一次交男友,對我又萬般容忍,因而答應了,不過並不是非常樂意的。當時我溝通技巧還很差,應該也沒有認真照顧他的感覺,這樣的開放式關係維持了半年左右,他最後跟我說:「我覺得你沒有那麼需要我了。」就這樣跟我分手了。

 

#單身跟交往的掙扎

 

曾和朋友們一起經營一個臉書粉絲專頁,叫「性慾型極端激進份子」,我大部分的時間都是這樣的狀態,想要跟不同人做愛,想要有不同的性愛實踐經驗。不過我也想要有穩定、親密、有安全感的關係,但我的誠實病讓我不太有辦法若無其事地偷吃。之後的幾段關係,都是在單身一直約炮、想要有更深刻連結而交往、有男友但還是想跟不同人打砲而壓抑慾望、忍不住了在偷吃邊緣乾脆先分手,這樣的惡性循環中度過。

 

“認真或不認真的人、喜歡或不喜歡的人都會遇到,其實好像也不比「以開放式關係為理想」以前困難或難過。”

 

#人生轉捩點

 

13年下半,在學弟的邀約下加入熱線的教育小組,有一大群人可以讓我公然談論約炮這些事情實在太幸褔了。這一小段時間中發生了好多改變人生的事。我在書店看到「愛,不需要忠誠?!」這本書,解開我心中千千結。教育小組的壢中演講,認識了小柏,他介紹我台聯大亞際文化研究學程,也因此去中央念了性/別研究。參加阿球辦的(應該是第二梯次)「道德浪女」讀書會,開始覺得開放式關係應該就是我要追尋的關係目標。12月聽了「想像不家庭」座談會,有更多面向去思考這件事情,也開始跟媽媽傳教。翻翻行事曆,發現這時期也開始一些拍裸照賺外快的行程。

縱然心中有了理想與方向,真實的實踐仍然有很多挑戰。以開放式關係為起手式的交友,非常容易遇到只想打砲或玩玩的人,大部分的人還是會覺得開放式關係只是約炮或是認真關係中的過渡期,面對認真要交往的對象還是會變成封閉式關係的。這種人當然我也有遇到一些,不過多年約砲跟談戀愛的訓練,認真或不認真的人、喜歡或不喜歡的人都會遇到,其實好像也不比「以開放式關係為理想」以前困難或難過。

 

#認識變色龍

 

在14年初認識變色龍,我們是在社運營隊「庶人之亂」認識的,當時道德浪女讀書會仍在進行中,我也跟他說了開放式關係就是我的理想關係型態。對他來說,開放式關係是完全陌生的詞彙,因此我們從封閉式關係開始交往。剛開始的交往過程中,我們一起參加了一些開放式關係的講座,認識其他的實踐者,他也在腦中構築開放式關係的生活樣貌。

大概交往八九個月後,在台北車站地下街拿著樺達奶茶,變色龍毫無預警地跟我說他覺得自己準備好開始開放式關係了。於是我們就這樣開始了開放式關係的人生之旅了,當然中間經歷過很多爭執跟改變,不過互相牽絆到現在結婚有小孩,至今也七八年了。

 

#開放式關係是我的人生理想

 

在演講現場說到為什麼會以開放式關係為人生理想,通常我會講三個主要的關鍵:我非常務實,知道我是不可能一輩子只跟一個人做愛;我也非常浪漫,想要談永遠不會結束的戀愛;誠實病讓我無法也不願意欺騙別人來滿足以上兩個需求。當然這都是後話了,是經過這些年的探索跟反省,還有多次演講跟分享才整理出來的。

 

我想我是蠻喜歡人的吧,性愛可以說是某種抄捷徑的深度連結方式,又爽又好玩而且還有運動效果。不過我不太感受得到戀愛的粉紅泡泡,理智腦有點截斷我這部分的感受力,所以我非常努力追求這種小鹿亂撞的心情。我能夠明確相信的是,相處的時間所營造的回憶跟經驗。總而言之我是個對於承諾、激情跟浪漫都高需求的人吧,開放式關係比較有機會讓這些夢想在不同對象身上實現。

 

專欄作者簡介:

林南妤。開放式關係實踐者,自中央大學亞際文化研究學程主修性/別研究中輟的全職媽媽。曾任異物梗色女體性愛工作坊講師,全台北中南服務超越200位以上男女學員。專長是以豐富性經驗佐以敏感的身體感受,引導學員有效探索自己或伴侶的身體,並加上深入淺出且靈活的系統性觀念,帶領大家打開對性愛的想像。另擔任手天使義工、裸體模特兒,參與free the nipple活動,相關報導散見各大媒體。最新動向是以產後的身體與母親身分,觸及更多女性的心情,跟大家一起自在接受各種改變。



已滿18歲? 本網站依台灣網站分類內容規定,若您未滿18歲,請勿瀏覽或購買本網站商品。